恒行平台秉承“专业团队、品质服务、信誉第一”的企业精神,产品在程序、运营、服务、质量上实现全面超越,达到业界巅峰。
QQ:618565 V: tx618565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恒行新闻 > 恒行公司新闻
  NEWS

恒行新闻

恒行公司新闻

青年音乐家挑大梁,上海交响乐团用两部经典收官音乐季

标签: 发布时间: 2020年06月29日 11:21:49 次浏览

上海交响乐团2019-20音乐季一度因为疫情暂停,转战线上直播了多场小型室内音乐会后,终于在6月回归线下,以全编制阵容,直面现场观众。

6月28日晚,在音乐总监余隆执棒下,上海交响乐团集体亮相,以两部经典——莫扎特《降E大调交响协奏曲》、理查·施特劳斯交响诗《堂·吉诃德》,为2019-20音乐季收官。

两部作品的独奏分别由上交乐手——小提琴手张松洁和中提琴手俞海锋、大提琴手黄北星和中提琴手巴桐担纲,其中两位中提琴手只有34岁。

青年音乐家挑大梁,上海交响乐团用两部经典收官音乐季(图1)

上海交响乐团2019-20音乐季闭幕音乐会现场

“疫情之后,国际艺术家很难进来,中国艺术家担任了重要角色,一大批青年音乐家独挑大梁,这在二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。这些青年音乐家让我们看到了中国音乐的未来,希望国内音乐机构可以给年轻音乐人更多的机会和平台。”

余隆说,“这次音乐会,上交演奏家担任了主角,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。他们的表现也印证了乐团发展的职业化成果,虽然一开始有些小问题需要调整,但很快将状态调整到最佳,这种能力和专业素养是职业化最精准的体现。”

现场观众不断用叫好、掌声和跺脚来表达重归现场的喜悦。

张先生一年会来上交听十五六场音乐会,当晚听完上半场,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说,“俞海峰一开始有点拘谨,后面放开了。张松洁以前在上交的室内乐演出里有很多表现机会,但在大乐队里不怎么担任独奏,这一次,他让人眼前一亮。”

同样是资深乐迷的艾小姐一年会来上交听十多次音乐会,“上交原来经常有外籍演奏家加盟,有新鲜血液加入,对乐队也是一种激励。这一次,上交主推本土年轻人,对年轻人表现自我来说,是一个很好的平台、很好的机会。”听说上交会在7月底推出新音乐季,她开始摩拳擦掌买票事宜,“我已经在向上交打探消息了!”

你追我赶,像很多小河一起汇到大海

交响协奏曲通常由数位独奏者和管弦乐队共同演奏,它在十八世纪后期的巴黎风行一时,但只有少数几首存在于当今的常演曲目中。

大概是“巴黎之行”激发了莫扎特的创作灵感,他写下了三个乐章的《降E大调交响协奏曲》。大部分作曲家都忽略了中提琴作为独奏乐器的潜能,然而,莫扎特不仅自己能演奏中提琴,还创作了这首交响协奏曲,成为所有中提琴家的保留曲目。

青年音乐家挑大梁,上海交响乐团用两部经典收官音乐季(图2)

上海交响乐团2019-20音乐季闭幕音乐会现场

34岁的中提琴手俞海锋,在这部作品里担纲了最重要的独奏。

他说,这部作品很早就确定了,因为疫情,他们尝试过像网课一样进行网上排练,后来发现行不通,因为音乐需要有肢体和眼神的交流,加上网络会延时,而音乐要求严丝合缝,一个气口都不能差,最终还是从“网恋”转到了线下,“当面排练合作就感觉特别有意思,你一句我一句,你追我赶,最终像很多小河一起汇到大海达到高点。”

同样参与了独奏的张松洁,是上海交响乐团副首席,一位小提琴手。

“如果小提琴作为独奏,往往会是自己扮演一些角色,你问我答,与乐队的交流,也是你问我答,但现在有了中提琴的加入,旋律上就有了回答的空间,如同‘单口相声’变成‘对口相声’,大家的交流变得更多,音乐更为鲜活生动。小提琴和中提琴之间有起承转合,会有不同音域的同步,非常有意思。”

张松洁认为,这部作品非常适合当下的形势:第二乐章的旋律线条很阴郁,而且是用很长的篇幅来表达这种阴郁;第三乐章慢慢恢复生机,就如当下也会变得越来越好。

乐器扮演人物,把角色刻画得淋漓尽致

“人有时候需要堂·吉诃德那种精神,一根筋,专注做一件事,才能完成一些事,才能放弃很多虚无缥缈。”演出前,余隆这样述说他对交响诗《堂·吉诃德》的理解。

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的《堂·吉诃德》问世以来,曾激起许多艺术家的创作灵感。德国作曲家理查·施特劳斯是其中一位,他为大提琴、中提琴、管弦乐队而作的交响诗《堂·吉诃德》,赋予了这个故事更深层的音乐意蕴。

青年音乐家挑大梁,上海交响乐团用两部经典收官音乐季(图3)

上海交响乐团2019-20音乐季闭幕音乐会现场

作品诞生于1897年。比起传统交响乐,交响诗的创作形式更自由。理查·施特劳斯受尼采、叔本华等哲学思潮影响,强调音乐中诗意和哲理的表现,寻求音乐与绘画、文学、戏剧等的联系。听众从中获取的不仅是动人的音律,也能看到作曲家描绘的一幅图、一句诗、一个故事,甚至是一缕思绪。

《堂·吉诃德》便是这样一部激发听众对于文学故事精准联想的作品,通过音乐与文学的交互,大大拓宽了音乐的表现功能。

作品由主题与变奏组成,包括一段引子、十段变奏、一段终曲。每个乐段几乎都可以和原著里的章节对应,随着旋律变化,听众能清晰理解故事的脉络。

而在人物层面,作曲家巧用大提琴、中提琴、双簧管,分别代表堂·吉诃德、仆人桑丘、“梦中情人”托波索,从外貌特征到心理活动,把角色刻画得面面俱到、淋漓尽致。

34岁的中提琴手巴桐,演绎的正是桑丘这个角色。

“传统的古典音乐作品里,中提琴作为独奏的片段并没有那么多,而在这首作品里,中提琴是作为一个‘人物’出现,诠释的是桑丘这样一个角色,这是中提琴很少承担的。”

巴桐看过小说《堂·吉诃德》,文本的解读让她更好地理解了这部作品。在她看来,观众如果读过小说,会很容易从音乐里辨识出小说的故事情节,在骑士世界里冒险畅游,“作曲家写的音乐非常形象,有着故事的情绪和人物的幻想。”


本文由恒行平台编辑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tonggai.org/article/yixinggongsixinwen/176.html

恒行平台

扫一扫下载APP

QQ:618565 V: tx618565  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101号
Copyright © 2018-2019 恒行平台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  粤ICP备19085975号-2   恒行主管专注招商多年,具有丰富的招商经验并提供24小时招商热线,如您有注册、代理方面的需求,欢迎咨询主管Q:618565,期待与您的合作!